“疯子”一样的杨二车娜姆和柯以敏17年后两人的人生天差地别

只要杨二车娜姆和柯以敏出现在历届选秀节目的评委席上,他们就会“非常热闹”。

2005年她做超女评委的时候,很多选手经常被她骂怀疑人生。她把参赛选手称为“母猪”,如果他们不同意,甚至让他们滚下舞台。

如果他们不是选秀节目的评委,杨二车娜姆和柯以敏这辈子相遇的概率应该是零。

在70年代,她可以学习音乐,购买钢琴,随意私人授课,这些都超出了普通家庭的财力。

在这里,女性处于主导地位,不存在男女婚姻关系,“走婚”的方式是传宗接代的主要方式。

虽然出生在山里,但她并不像山里的姑娘那样胆小娇弱,是个开朗的孩子,有很强的外交能力。

1983年,13岁的杨二车娜姆为了参加歌唱比赛,翻了好几座山,走了7天7夜。

但当她听说上海音乐学院在招生时,她立刻把奶奶交给她的玉镯当了,凑够了去上海的车费。

面试的时候,她的“不羁”和“野性”让上海音乐学院的招生老师一下子记住了她。

她皮肤黝黑,普通话说得不好,但她精力充沛,如一台小型电动机,从来不知道自己有多累。

但她在那里待了没多久,就认识了一个《国家地理》杂志的小摄影记者,外号“鹌鹑蛋”。

如果比邓文迪大31岁的杰克切里是邓文迪的国际领袖,那么这个小记者将为杨二车娜姆敲开外国的大门。

第二年杨二车娜姆带着鹌鹑蛋去了美国,柯以敏带着皇家钢琴八级证书和皇家音乐学院文凭从英国回到了大马。

那天,这位西装革履的大个子在排队等了40分钟后,陪杨二车娜姆喝了一碗广东汤。

更重要的是,她已经连续出版了13本书。自传体小说《离开母亲湖》出版后,成为美国畅销书。

另一边,在台湾娱乐圈也不落后的柯以敏,与北京文婧唱片公司签约,开始进军大陆。

为了商业利益,她见缝插针为产品打起广告,让很多网友反感,并发誓再也不买她打广告的产品。

此外,她骂选手长得丑,吐槽身材不好的女生:“没有人愿意看一只母猪在台上唱歌”,

她会很直接指出选手的问题,甚至有选手唱了三个字她就喊停,对此她的解释是:

“我很不喜欢别人拿我和柯以敏相比,我没看过她的点评,我很不喜欢别人把我和这个人比和那个人比。”

但柯以敏就不客气多了,先是吐槽她头上的大红花“俗气”,像“中国第一媒婆”,

她大骂:“她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她唱歌虽然很一般,但煽情和抢镜还不错,也挺会装,我想她要么是嫉妒我,要么是又要发什么烂唱片了借我炒作。”

“每次一到上海就跑我家,上来很客气地打个招呼……还没等我回答,她就噔噔噔直接冲到卧室,里三层啊外三层地毯式地翻……”

虽然她身上的缺点有很多,但她率真,不回避自己的欲望,不自怜自哀,敢于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多年后再来看杨二车娜姆,发现她身上有很多我们所羡慕的品质。

特别是对于一些在生活中墨守成规、畏手畏脚的人来说,杨二车娜姆的人生态度会给我们带来一些启发。

Leave a Comment